05-27

2018

金枝玉叶之睡在下流社会的日子

这种说法是否可信?对比《朝鲜宣祖实录》,则是截然不同的记载:“初,李提督既拔平壤,乘胜长驱……七日早朝,欲亲审京城道路形势,单骑驰向碧蹄。”李如松“乘胜长驱”,气势很盛,率亲兵南下,乃是前往勘察地形。“时京城之贼,尚有数万,提督先遣査大受、祖承训等,领精骑三千,与本国防御使高彦伯,遇贼于迎曙驿前。大受与彦伯,纵兵急击,斩获六百余级,诸将因此益轻敌”。查大受等初战告捷,但“贼将闻其前锋为大受所破,悉象(众)而来,阵于砺石岘。大受见贼骑势大,退屯碧蹄,贼分布山野,看看渐逼”。前锋受阻被围,战事起于仓促,实乃一场遭遇战。李如松获知前方危急,当即率亲兵前往救援,“时南浙炮兵俱未及到,只有手下精骑千余,提督即麾已到之兵,进阵于野,与贼对阵。先放神机箭,初一交战,贼少却,而已见天兵小,左右散出,冒死突出,直冲中坚”。李如松部人数很少,最重要的南兵炮兵未到,甚至“天兵全无器械甲胄,徒手搏战”,但是“提督与手下骁将数十人,亲自驰射”,虽然作战英勇,但日军人数太多,李如松部渐不能支,“贼三千余人,直逼提督,提督且射且退。贼遂乘锐,乱斫天兵,死者数百”。可见,对于李如松来说,这是一场毫无准备的遭遇战,人数上日军占绝对优势,明军最精锐的炮兵未能参战,敌众我寡,但最终结果死伤相当。朝鲜陪臣李德馨说:“与贼死伤相当,几至五六百矣。”③南兵将领钱世祯也说:“是日两军互有损伤,亦得首一百六十有奇。”作为政坛敌手,钱世祯的说法值得信赖。王崇武即曰:“世祯本南将,为如松反对党,此役南军虽间有快意之谈,而《实纪》态度忠厚,尚无宣传战败之语,亦一有力反证。”因此,相较于《明史》“败绩”之说法,《朝鲜宣祖实录》的叙述与当时明军的记录相符,更为客观,更为可信。

  • 共 1 页/4 条记录
页面,推荐使用这种方法 exit(); } ?>